司醉

凹凸沉迷中。
yoi已退圈。

[凹凸世界/安雷]校园恋爱到底如何不被闪

是,是我!


咸鱼口罩联文组:

  ◆本号转发咸鱼口罩联文组组员所做,版权归作者所有,侵权必究。
  本组长期找人,有意私戳。
  本组目前有黑塔利亚和凹凸世界,组里小可爱正疯狂安利其他作品。
  ◆校园设定。
  ◆作者 @司醉 
  ◆一发完
  
  
  
  
  
  世界上怎么会有雷狮这么不讲理的人!
  安迷修试图从脑子里翻出一个凶恶的神情,但怎么想都只有雷狮那张脸,只好作罢,悻悻地瞪着对面的罪魁祸首不出声。
  “干嘛呀,”雷狮吐出来一块骨头,肉剔得干干净净——虎牙可真不是白长的啊,安迷修默默想,“不就是拿了你饭卡吗,这么小气?”
  什么,这是简简单单的拿饭卡的事吗?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希望能平复自己被男友拨动的怒火,“我不是这个意思……雷狮!不要夹我盘子里的肉!”
  他俩已经交往过水深火热的一年,相识了腥风血雨的十七年,现在争论也进入平缓发展的斗嘴阶段,不然现在大概已经在食堂大打出手了。
  ……尽管如此,对于抢红烧肉这件事,还是能让小情侣开战的。
  “你不要再执着了,雷狮。”台词相当让人误解的安同学低声谴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狗血剧现场,……如果忽略那块红烧肉的话,“我是不可能让给你的!”
  雷狮:“不就是块肉吗,你有病吧。”

  他把肉从中间干脆利落地夹断,夹了一半到自己盘子里,闷头吃饭,不再理会安迷修那种被背叛的震撼眼神。
  
在周遭死了一样的寂静和雷狮安之若素的态度下,安迷修撂下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是兴狮问罪,“……不对,我才不是来跟你讨论这个的,我是想问你上午的事。”
  “啊?”雷狮丝毫没有食不言的习惯,一边吃米一边抬头看他,“你说那个来找我的妹子啊?”
  安迷修捻起他嘴角一粒米,恰好金经过看到这一幕,露出了“我靠你们这些基佬这么猖狂吗”的表情,转身溜了,“对,就是那个二班的扎着头发戴星星发卡的女孩子……”
  “你竟然还记得她扎着头发,戴星星发卡?”
  “是啊,”安迷修完全没觉察出不对,“毕竟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嘛。她找你……”
  
雷狮三两下喝空了矿泉水瓶,一下子丢在年级第五脸上,在他手忙脚乱时端起盘子冷笑,“关你啥事,傻子骑士。”
  安迷修:“……”
  安迷修:“我是你男朋友好吧!而且为什么又叫我傻子!”

  
刚站起来的凯莉听到旁边基佬秀恩爱,差点坐回去。
  可惜恋爱脑骑士完全没看到这个“星星发卡女同学”,他把空盘子交了之后,追上了雷狮,“你听到我说话没,雷狮?”
  雷狮翻了个白眼,“没听见。”
  
“别闹了雷……”
  “嫉妒蒙蔽了我的双眼,我聋了。”
  ……准备出食堂的格瑞加快了脚步,一点也不想看到安迷修那张受宠若惊的脸。
  “雷狮啊,”安迷修眨眨眼睛,忽略了自己其实也是因为看到男友跟小姑娘——凯莉打了个喷嚏,她总觉得自己又一次成为了奇怪的绯闻对象——说话而找他的事实,“你别生气,好的吧?”
  雷狮:“妈嗨,你这么嗲的吗,闭嘴——?”
  安迷修拉开了距离,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亲你一下,别生气啊。”
  好、好吧,他还不知道后面紫堂幻已经瞠目结舌,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就会被暴打了。
  总之,每天都要原谅自己的男友一次,是吧雷狮同学?
  “我现在就打瘸你安迷修!”
  ……大概不是。
  
  FIN.
  
  

说一下……维勇可能不写了。
因为现在找不到,……找不到灵感,也没什么动力。
也许会回来写点,但没什么力气了……升学了啊,考得也不好,刚刚努力搞笑了一下,但不太惹人喜欢,泄气了,已经删了。
会去凹凸圈,吃安雷不拆逆,如果想取关尽快吧……没什么好说对不起的,其实我没有对不起谁,要说真的,大概是对不起我的一直在看的读者。谢谢你们,拜拜。
所以。真的,要取关一定尽快……
可以私人存文,不允许转载。

【维勇】称呼之后

→突然想到的!


“我是不是应该叫维克托‘前辈’?”

吃晚饭之前,胜生勇利突然问道。

他丈夫刚拉好椅子,闻言差点坐到地上。

“……啊?”俄罗斯人战战兢兢,“为为为什么突然叫前辈??”

胜生勇利把煎蛋的蛋黄戳破,“毕竟维克托比我早很多进入花滑领域啊,资历比我老并且年龄也比我大。”

被叫得心脏快酥成曲奇饼干的维克托坐正了身子,“可我们现在结婚了耶,这样叫不会生疏吗勇利?”

噢,是呢,分手事件给我们维恰留下了深刻阴影,怕不是现在还担心“我勇到时候会叫前辈然后抛家弃子远走高飞天涯不见”的狗血情节呢。

……不不不,这也不是随便的怀疑,他丈夫毕竟是胜生勇利啊!

好在胜生勇利并不在意,“只是想到了而已,”青年把颊边的黑发拢到耳后,筷子在他手上转了个圈,然后在维克托“天呢他怎么可以这么帅”的目光下稳稳拿好,“当年尤里奥会喊你前辈吗?”

听起来似乎是吃醋的意味!哇噻这太让人激动了!八百年都在盐我的我老公吃醋了!

“不会,”维克托刻意说得怀念而悠长,“尤里奥的话,小时候就开始叫我维克托了。”

胜生勇利:“他现在叫你老头子耶。”

维克托:“……”不要啊,揭短太残酷了我亲爱的。

“我只是觉得可以叫一下,”日本人又说,他有一点脸红了,但仍旧镇定,“我没有这样叫过维克托。”

花滑帝王凝视了他片刻,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比较罪恶——不对,既然他们结婚了,那就是合理且合法的!——的想法。

于是这个感觉随时会犯罪的男人微笑起来。

“亲爱的——”

太嗲了,酷哥胜生勇利冷静地在桌子下踢了他一下。

“……呃不要这样,我是说,你要叫我当然可以,”他诚恳地说,“但现在不要……”

“到了床上,来试试吧?”

……嗯?

维克托能不能想到,他下一秒会被暴打呢?

算了,可喜可贺。




FIN!!!
好黄啊!

【维勇】昏头蜜糖

→下午我还有考试,对,没错,我就要写。





换做是你,你能想象你超可爱的男朋友对你说“现在你就是我第十八任前男友了”的场景吗?

维克托不行,维克托血条清零了。

他需要冷静一下,非常需要,于是他一下跳起来把胜生勇利摁倒在沙发上不分由说地啃了好几口,直到胜生勇利恼怒地掐了他一下。

掐得可谓是非常狠了,马卡钦差点把维克托的痛呼当作同类的呼唤。

“维恰,你冷静一下!”

“你是哪里来的前男友?”

两个人同时怒吼出声。

胜生勇利深呼吸了一下,率先后退,“你才不需要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前任了,维克托选手!”

这到底有多扎心你懂吗?维克托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好像有点奇怪,算了,就这样吧——差点崩盘,“就只是普通的吵架,你又来这种戏码,观众看了都崩溃好吗?!”

嗯。好的,胜生勇利悟了:至少维克托是真的气到了,不然他不会用这种语气的。

“但是,”胜生勇利语气冷淡,“这根本不是普通吵架。我们在讨论的是你的身体问题,好吗?”

“一点都不好,”花滑帝王开始讨厌这种气氛,他有点想亲胜生勇利了,“我只是轻飘飘地摔了一下,亲……危险?一点也不。”

及时地把“dear”切换成“dangerous”,天哪他真是天才。

“噢。”胜生勇利说,“好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才不需要管你。”

天才差点心梗。

“我怎么就——不对,你的前男友——”

他挣扎着吐字,胜生勇利完全懂了,但他并不是很想理他。拜维克托所赐,他胆子越来越大了,可以平静地盐他的爱豆。

“不管是什么都跟你没干系吧。”Ace如微风拂面细雨蒙蒙般轻柔地说。

……关系大了!还有你怎么能这么坦然!小混蛋!

“同为前任,我想认识一下他们不行吗?”

……这什么套路。

完全没意识到这场架有多幼稚的两个人无声地对视,最终还是胜生勇利先移开眼睛。

“好啊,”胜生勇利说。维克托的呼吸都放慢了。
“他们都是俄罗斯人。”

“……”

“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

“…………”

“银灰色头发,英俊潇洒。”

“……等等……”

“上一任分手的理由,”胜生勇利盯着他,“是因为他生病不肯吃饭还跟笨蛋一样粘着我,我很生气。”

“…………”上周刚发生的事。

“而且——”

“……亲爱的,”维克托终于完整地把“dear”说了出来,黏糊糊的,“我错了……”

“都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人。”

“对不起,所以我……”

“没有所以。你现在又是我男朋友了。”胜生勇利说,“但是如果有下一次,你不爱惜自己——”

他没能说完,“新男友”先生已经扑了上来。

好吧。

希望雅科夫明天看到嘴巴破皮的胜生勇利不要把维克托拎去特训!



FIN!!!
我去考试了拜拜。

【维勇】大道消息说神明要与他的宿敌结婚是真的吗?

→写完这个架空趴我就回去原著。
→很病。





“爱拼才会赢,”尤里说,“所以你马上给我滚下界去不要再呆在这里了我不想看你痴汉!”

这是他大概一小时前所说的话了。

维克托胳膊肘搁在膝盖上,用手托着他那有点过分好看的脸,幽怨地叹气。

好的吧,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没尊严的神了。

被自己的天使长从天堂怼到地狱,你说哪有这么不讲理的事?更别提那小伙子还非常用心地专踹他的后腰,差点把神明阁下“圣洁铸就”的脊椎骨给踹成腰间盘突出。

而且,不止他知道——连格奥尔基也在他吱哇乱叫着“我冤我亘古巨冤大哥你别踹我腰了我要成堕天使了!!”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暗恋情怀总是诗。”他温柔地说,“但其实有时候,你告个白就能顺理成章进入结婚生子阶段了,所以您要加油啊。”

没、没有吧波波维奇,看您恋爱史并没有这么好的事啊。

再说我暗恋什么人怎么你们都知道的,这太不讲理了明明我是偷偷追星,call儿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打的。

维克托忧愁地看着地狱的天空——上次有个不长眼的天使给他呈上了一份“地狱十大著名景点”的报告,整理得非常用心了,可惜维克托翻到最后发现这是情侣游玩指南,悲痛欲绝地撕了——这火烧似的云彩是其中之一。

也是神明最喜欢的。这怎么能不喜欢!

他摩挲了一下自己右眼的眼罩,只剩下一边的蓝眸熠熠发光,连带着被上天眷顾的近乎俊朗到完美的脸庞,成功地把过路的恶魔小姑娘迷得七荤八素。

可惜了,唉,魔王怎么就不是个实在的颜控呢。

无往不利的美貌并派不上用场,天堂的最高领袖忧愁地一翅膀飞过半个地狱,非常想要在空中呼扇出个阿克塞尔三周跳。

“勇利,”他黏黏糊糊地叹气,“我的勇……”

曾经他也呼唤过水镜上的胜生勇利,结果我们的好尤拉奇卡险些把他掐死。

金发天使长六只翅膀一起弹出,场面一度非常诙谐,“你有病吧!怎么你个受虐狂还沉迷起那个傻子堕天使来了!”

“这谁知道他这么可爱啊?!”


堕天使,堕天使,早在维克托没成神的时候,是一个值得厌恶的名词。

所以,即使明白眼前不知名的,黑发的堕天使,对他抱有善意——

“堕天使,”漂亮的天使长带着微笑,“即使想要‘签名’,也不要越界噢?”

乍一听,可真是,真是甜蜜极了。

然而。胜生勇利——彼时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哎呀,只是个普通的堕天使吧?——颤抖着手指,血从他的右眼,从他的背后,如同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界河,汹涌地汩汩地流动着。

“……维……”

赤色的眸子黯淡了一只,鸦色的羽翼折断了一边。

“……维克托。”

即使如此。还在呼唤他的名字。


“所以说,那时候的勇利也很可爱吧?”

——直截了当断开回想,尤里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快跟那个混账天神一起变白了。

“我不管他可不可爱……你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人家被你刺瞎了眼斩断了翅膀,还能喜欢你?”

天神一时语塞,但很快他就嘟囔着“他当然喜欢我我的勇肯定是我的勇”,把这一段蒙混过去了。

妈嗨,这傻子迷弟。智商都快被他拉到马里亚纳海沟了。




其实。

差不多,也已经“还给胜生勇利了”呀。

维克托绕地狱第三圈,他听到有堕天使惊呼,大概是讲“胜生阁下已经要来了”什么的……什么的!

这么振奋!维克托差点空中阿克塞尔三周跳,太妙了简直赶得上那次神魔大战刺激!虽然说被捅得有点点痛但真的精彩绝伦的呀!!

毕竟,胜生勇利成为魔王的第一战,就把剑送入了维克托的胸膛呢。

简直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伴随着沸腾炽热的神力涌入心脏,维克托在极致的疼痛中几乎发颤——

但。他能看到的,他只想看到的,竟然只有胜生勇利的笑容。

攻击性十足的,性感而羞怯的,魔王的笑。

只一瞬间。

下一秒,胜生勇利伸出手指,他触碰神明的眼眸——蔚蓝的神力顺着他染着血迹的手臂涌上,不安且战栗着归顺于他的指尖。

维克托无法眨眼——这可能是他作为“造物”出现以来最疼痛的时光,但他不舍得眨眼。

因为。

胜生勇利左眸的绯色灰暗得仿佛只是干涸在眼底的一层血迹,而他右眸乍然浮现出澄澈而艳丽的蓝色,仿佛是沉静无澜的湖泊,亦或是人间能窥伺到的桃源乡所在的天空。

他用这双眼睛注视着天神,泪水和轻笑缀成晶莹的锁链,差点锁死神明与疼痛共存的心跳。


“那么,这也是我的‘签名’。”

“这下你总不会忘记我了吧?维恰。”


何止是忘不掉。

维克托的每一寸感情都尖叫起来,构成他骨血的神力流过他的心脏,差点灼伤他的神智。

胜生勇利。胜生勇利!他就是我所要的……



就如同此刻,维克托差点把翅膀拗成一个拙劣的心形,他注视着悬崖边上有点困扰的胜生勇利,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我的爱人。我的仇敌。我灵魂的另一半。

超可爱啊!

天哪他是不是没在好好吃饭,为什么又瘦了一点?但是尽管如此也超可爱怎么回事??

“维克托?……这一次来,是要开战吗?”

听不到天神雀跃的内心独白,异色瞳的魔王露出局促的笑。

“可以噢。我随时奉陪。”



距离下次神魔大战——或者说,距离下一次也是第一次,神明亲吻他的宿敌时,还有一天时光。




FIN.
我写了宿敌梗了!

【维勇】要相信你丈夫的盛世美貌不要突然暴毙

→依旧是自行认领。
→吹勇极致,请小心。


  尤里:“维克托。”

  尤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快过来我靠啊啊啊啊!!”

  被呼唤的维克托选手停止滑行,眨眨眼睛露出一个迷茫的神情——我们人民的好尤拉奇卡上次这样认真呼唤他的名字,还是在差点把他腰踢断的那天呢——所以你可以知道这事情有多么不可思议,而且尤里用的还是几乎慌不择路的语气。

  他刺溜一下滑了过去,“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全冰场都仿佛被the world,共同露出像尤里那样惊悚的呆滞的表情。

  米拉从喉咙里冒出一声感叹,“天哪……维恰!”

  ……做、做什么。不能因为我丈夫去拍广告了你就这样喊我,他会生气的你知道吗姑娘。

  对的。上面那句话非常不错。“胜生勇利去拍广告了”这句话并不再是假命题了。

  更明确地说,这个要求还是他提出来的。

  就因为维克托提了一句戒指,他的小丈夫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什么“我明白了我会努力还款的我现在就去接广告!”然后消失了一整天。

  ……不是!不是的哇亲爱的!我的意思是我想再买一对儿戒指换着戴呀!!

  即使结婚了,也有些时候会疯狂彼此误会呢。

  当然这都是惯例的前情提要,并不是说维克托想他的日本王牌想了一天,也不是说今天晚上听说勇利还是会来冰场接自己而开心……!

  这什么情况。维克托意识到自己先是倒吸一口冷气,然后露出了跟尤里一样的表情。

  “……勇,勇利……?”

  一下子控住全场的aoe发送者对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脸,是、是很帅没错但是但是!“她们说我这样会更符合广告的要求。所以,会很傻吗?”

  那可不是傻的问题。 维克托快昏厥了——

  很明显地可以看出,胜生勇利那自然生长的眉毛和头发都经过了修整。不知道化妆师撞了什么邪,她们把日本青年极具特点的八字眉疯狂改造了一通,眉弓被高高提起,末梢非常“胜生勇利”的粗犷的线条也倏然变得细长而锋锐——这使他呈现出一种不同于亚裔温润气质的硬朗和英姿勃发,望过去几乎刺伤人的眼睛;而他经过这一年的蓄养而及肩的黑发绑成一束,露出额头和和化了妆的脸庞,配合着西装,英俊得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我长相挺平庸的,但这样装扮一下,”胜生勇利吐字温吞,“应该也能见人了吧……?”

  噢。

  当他说话的时候,维克托总算明白那种“不可思议”感来自哪里,也明白米拉的感慨了。

  ——这种侵略性的美貌,完全不同于胜生勇利平日那种柔和的感觉,更像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手”,或者是“EROS”。

  当然。重点在这里吗?不在啊。

  重点是——我丈夫为什么怎么看都妙不可言?是我情人眼里出西施吗?!维克托先生,毫无自制力地沉醉在了,“这是我的爱人他这么好看但他是我的,我跟他结婚肯定是三生有幸八辈子积德”的迷弟情绪里。

  而听到“长相平庸”的时候,成熟了许多的天才小先生没再口出恶言,只是表情空白了一下:“……胜生勇利,你给我有点自知之明吧。”

  天知道有多少维克托迷妹转成胜生勇利女友粉啊。死不承认的原维皇粉尤拉奇卡,每天都在纠结“胜生勇利的色气怎么回事我已经转粉了吧?”呢。

  胜生勇利笑了一下,赤色的眸子差点把人溺毙——苍天啊谁给他戴的美瞳也太性感了吧?还有谁选的口红色号你们都是勇厨吧太妙了!——“只能说是妆画得好啦。都比不过维克托好看啊。”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掉血的花滑帝王捂着心口跪在了冰面上。

  人间杀器胜生勇利!

  


Fin!!!
算了,完了。
口红是男士用的,暗色调,不妩媚也不娘,勇利在我心中是帅哥,不要用这种词。
  
  

【维勇】 同居人既是我的前男友还是特工还是……?!

→非常厉害的勇厨幻想。





极有可能,今天便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忌日。

他呆滞地握着手机,对面的尤里在不耐烦地叱骂了一句之后继续话题:“……所以,你们俩是本次任务的搭档,懂了吗老头子?”

自认为十分耐心地等了十秒,尤里听到维克托传来一个微弱的“不”。

“哈——?”

“不、不对,”很难想象这位金牌特工也会发出这种绝望的低声咕哝——噢,听起来竟然跟马卡钦吃不到东西时一样,尼基福罗夫果然是大型犬吧?——他听起来仿佛在哽咽,“哪里都不对……”


“胜生勇利,怎么会是,特工啊?”


这剧本谁会想到。维克托快疯了。

什么玩意,是说我和他还没成为彼此的EX之前的回忆都是假的喽?他说的什么情啊爱啊根本不存在?一切都只是双方狂飙演技而已……?

——八百米长刀杀人了!要给涌上来的无数虐梗吃到内伤了!!回忆往事连什么如胶似漆蜜里调油都能品出三分刀了啊!!

维克托从沙发滑落到地板上,他心想这一点都不公平,我都为胜生勇利从同人惯例的冷酷无情人设变成一个谐星了,而这小混蛋竟然很有可能是在骗我!

唉,维皇,命运是讲究善恶终有报的。

当初维克托您装作醉酒抱着路过的男孩子撒酒疯时,心里也只想着任务吧——任务对象不巧是个变态,钟情于NTR别人的男朋友,刚刚换了张脸造了个假身份的维克托决定挑个老实人下手。

万万没想到,看起来很老实的路人小哥哥是名叫胜生勇利的天神,把潜伏到他身边的维克托迷得心都巴不得剖给他,任务都推迟了半年才下定决心去做。

……当然了!做任务就意味着要跟对方分手,这怎么舍得!!

给自己的男友戴绿帽果然是会遭报应的,做完任务的维恰,不负众望地被千里追杀,又不负众望地被胜生勇利救回了家。

用的是“雨夜被犯罪分子砍到要死的正义卧底警察”的身份。

妙极了。这狗血情节都过一遍了。胜生勇利还会当着他的面不好意思地怀念“前男友”呢。还会惆怅地看着他说“你跟他很像”呢。

维克托垂泪,维克托暴哭,维克托亘古巨冤!

就这么事情还没完,你告诉我这个勾走我魂儿的小哥哥是个特工,现在我们俩要合作做任务啦,……这谁开心得起来?!

感受不到他的绝望,那边尤里啧了一声,“你在听吗老头?我刚刚说到那猪排饭的病……”

什么这,这不可以,维克托迅速爬起来,“什么我勇利怎么可能有病?”

胜生厨啊你,“他天生拥有一种能力,在我们内部也很有名的,没听过吗傻子?”


胜生勇利拧开门锁进来时,看到的便是维克托对着他微笑的模样,他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眼睛停留在对方的手腕上。

——那上面爬着的狰狞伤疤,与两个月前同他分手的“男朋友”手腕上的那个,连位置都如出一辙呢。

“他拥有超忆症,也就是说——”

嗯,不愧是维克托,即使翻了桌子上的东西也超完美地复原了啊。虽说那个盆栽左移了半公分。


“他能记住从出生到现在,每一天每一刻他所经历的事。”


维克托:“……不玩了,GG。”

完蛋了吧。这恋爱,谈不下去了。





想写长篇但是,算了。
勇利那个病现实中有真人的。

【维勇】食物事故

→无脑。





维克托热爱挑食。

“不吃花椰菜,不吃胡萝卜,也不吃用水煮过的青菜。而且基本上不吃水果,只有你把它们切好了,他才会吃。”雅科夫在冰场下跟胜生勇利如此交代。

“他能活这么大,要谢谢维生素片给他的一条命。”

尤里路过听到,冷静地瞥了胜生勇利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哪这简直要人受宠若惊了——笑了一下。

“连咖啡都会抱怨着喝下去的成年人,”俄罗斯幼虎的微笑里充满了“他怕不是个傻子”,“垃圾,退出斯拉夫人种吧。”

好,好吧,我们尤拉奇卡从这上面找到了全然的优越感,差点把维克托老底都兜出来嘲笑。

尽管一众俄罗斯人都来作证,可作为一个粉丝不太容易相信这种事,“可是他拍广告也看不出……”

什么,胜生先生。您以为他都拍什么广告啊。

那些奢侈品广告里,那些纸醉金迷的海报里,你什么时候看见他吃健康食品了啊。

是的,是的,胜生勇利意识到这是个大问题。在乌托邦胜生里,这个人饮食就不太规律了。虽然他不熬夜也健身,但你没办法说尼基福罗夫先生是一位活得很健康的男性,毕竟他有点酗酒的爱好。

可能偶尔也会吸烟?违禁品是绝对不会碰的,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沉醉女色?

……啊,不对,话题不对,他又不是斯○克,也不是布○斯,再说这二位比他熬夜严重多了!

总之,要怎么解决维克托的挑食问题呢。

胜生勇利根本与“贤妻”扯不上关系,他并不如诸位想的那样擅长做饭,来到圣彼得堡后,他先是一个人住,桌子上最常摆的是外卖的盒子。

下厨是不存在的,他有很大几率会把锅底烧穿。

唉,要他eros可以,要他做饭,并且做能让挑食维克托下口的饭,非常难了。

“勇利,是时候到我家来住了吧?”

面对着如此询问的男朋友,岛国王牌只好心虚地给我们顶顶可爱的维恰一个亲亲,一边答应一边忧愁。

完蛋了,要过上二人请保姆的生——

……啊?等等,等等,这些妙不可言精彩绝伦的菜肴是怎么回事。

看着已经摆好盘子在对面坐下的维克托,胜生勇利瞠目结舌,胜生勇利手足无措,胜生勇利猛地站起来简直想暴夸他男友!

“没办法啊。”维克托笑盈盈,眼睛里落了一片星光,“一想到勇利会在这与我共度余生,我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了。”

“为了勇利的话,挑食也肯定能克服吧?”

……救了个命!

再、再这样下去,胜生选手就要下跪求婚了!





FIN!!!
我要苏,我要苏他。

【维勇】超男前的小哥哥当街强吻仙女为哪般?

→是点文。不会艾特人,请自行领取?
→路人视角。

        【您有一条新动态】

  





        我可能,今天,遇到了神仙。

  先说,我是个咖啡店的服务生,留学的国人,今天本该我休息的,但有个员工不舒服请假了,店里缺人就把我喊过去了。

  ……现在想来那位服务生请假请得妙极了!这就是天命我回头请她吃饭!!

  我们店中午人挺多的,我顶的还是个前台的活,最累,所以当时心情超级不好,决定下一个顾客来的时候我要给他冷脸看我要闹了!

  然后迎面走来一个池面。

  ……我靠了。

  ……我一下子就心情明媚了!

  你们懂池面是什么水平吗?!一会等我放图,先让我用我义务教育九年的作文水平夸夸这个小哥哥!!

  小哥哥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亚裔,黑发,梳着整齐的背头,穿着黑西装。……这种搭配本来就非常要命了,而他本人更是配得上“西装革履”“英气逼人”之类的,腰细腿长条正盘靓!!……噢最后一个词可能不太对您别在意。 总之是个身材比例超级好的男孩子,穿西装非常合适了!

  他进来先看了看手表,露出一截险些让我站不住的手腕——您懂吗绝对领域超赞的。——然后他一抬眼,向我走了过来。

  ……我。 我已经死在那一抬眼的气场中了不要救我!

  有些人,远看好看,近了看更好看。

  是在说这个小哥哥。

  他没有奶油气,也不能说非常清爽阳光,但是就是很稳重很理性很禁欲的英俊感,是乍一看很年轻其实仔细看看你就发现他其实气质就是……熟男。最好看的地方是眼睛,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红酒般艳丽可可般醇厚的双眸……不行我再夸我就想嫁给他了……

  很快小哥哥就注意到我在盯他了,对着我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用英语说:“拿铁一杯,谢谢你。”

  ……你们。

  ……能想象一下吗,一个害羞的,却男前爆表的笑。 一点点不太明显的嘴角弧度,最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你。


  我差点恋爱了。


  噢,为什么我夸了这么多字小哥哥,他对我笑一下我却是差点恋爱?


  因为我是单身,但他不是。


  他不是!!!!!

  他有对象啊啊啊!!

  我正神魂颠倒,疯狂想求小哥哥社交账号的时候,他对象进来了。


  嗯。

  我可能看到了天仙。


  斯拉夫人。银灰色头发。蓝色眼睛。 男。我只能形容出这么多。

  …………因为他太好看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妙的男人,盛世美貌与男性荷尔蒙并存,动起来是大仲马笔下的基督山伯爵般的脱俗,静下来是阿弗洛狄忒揽镜自照的清丽。

  ……我不会描述!!就那种,我毕生学的赞美辞全用他身上都心甘情愿,但我面对他只能说妈的他太好看了……

  这个人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顾客的注意力,他本人大概是习惯了,微笑着摆了摆手——就直奔我们小哥哥来了。


  他。直奔小哥哥。来了。


  “都不等等我吗,Yuri——”

  ……甜,腻,嗲,黏。

  你们再想象一下。

  天仙撒娇。天仙用苏到爆炸的声音撒娇。一米八多的天仙用苏到爆的声音,跟一个比他矮的池面撒娇。

  小哥哥又摄我魂夺我魄地笑了笑,他自然地和天仙十指相握,然后温柔地说了句“对不起,等很久了吧”。

  ……我似乎听到了在场一直盯着小哥哥和天仙看的女性有心碎的声音。

  …………我正面中招,我已经死了。

  这没完。俄语一向是我听不懂搞不赢特别敬仰的玄幻语言,什么颤音大舌头音,我也不了解,听着就觉得很奇怪。

  那么我为什么要突然说俄语呢。

  因为小哥哥,跟天仙,用俄语交流了啊。

  他一边说一边乖而可爱地笑,旁边的天仙微笑着注视着他的眼睛。

  在这种闪光弹攻击下我还坚持地听了下去,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他俩的话,温柔而苏而性感,简直让我疯魔,如痴如醉。

  我们店里一个俄罗斯的妹子带着梦幻的表情给我用英语翻译了一下:

  “家里的牛奶已经没了,Vitya。”

  “好的,一会去买。话说回来,Yuri,在这里呆的时间未免太久了吧,前台的女孩子一直看着你噢。”

  “……你不要因为这种小事就吃醋。要我说,Victor可是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呢。”

  ……什么。

  ……天仙吃醋!妙不可言!

  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被点了名,还在悄咪咪地看他们。总之他们又说了几句话,但,小哥哥说着说着突然,用从鼻腔里哼出来的气音笑了一下。 就,你们想象一下!那种轻飘飘却冷淡无比的嗤笑,配合小哥哥挑起的眉梢,帅得我膝盖一软。

  只听他用英语说:“那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够发表意见了?”

  尾音上挑,饱含怒火,把天仙给弄得一愣。我都没想到天仙服软有这么这么快——他瞬间就把语调放得温和而甜蜜,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怎么样都好。

  “那行啊。”小哥哥说。



  下一秒。

  他上前一步。

  拉着天仙的领带。

  亲了上去。

  …………………………



  我疯了。

  什么这什么脚本编剧你出来这是在拍戏是不是是不是啊?!等一下等一下注意拍子二位这是大庭广众啊您怎么回事啊啊啊!!

  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他们,全咖啡馆都仿佛被时间停滞了,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们俩。

  天仙也傻了。他一动不动地被亲了大概五秒才明白过来,脸上瞬间流露出一个几乎算得上是狂喜乱舞的神态,把手直接搭在小哥哥腰上,搂着人家乱亲一通。

  他分分钟占到了主导权。小哥哥的脸变红了。

  你懂我近距离观察的感觉吗。

  你懂这种看着你超级喜欢的小哥哥被吻到眼角发红,手指紧紧攀在对方肩膀上,却还是冷静的表情,的感觉吗。

  ……我没有遗憾了。

  …………我不用活了!

  幸好他俩亲了一会就走了!还没忘付钱拿走咖啡!!不然这种限制级画面给我看我怎么把持得住!!

   虽然说天仙和小哥哥是一对。但,经历了今天的事,我深刻怀疑我之后的审美不能好了,我觉得我急需一个小哥哥这样说强吻就强吻而且长得帅的男朋友……

          可惜我没有。

          ……我没有!

  


  顺便,据我之后观察,天仙可能伸舌头了。

  ……我的天仙你不是天仙了。

  

  


END.
不用管他俩是什么身份,就是过来秀恩爱而已。

跟自己的宿敌上床是什么体验简直是精彩绝伦!



缘分,妙不可言。

以前的好友能跟你翻脸,昨天跟你上过床的人,也可以是邻国的国王。

看着这个一脸青涩,腼腆而害羞地扣好扣子的男孩子,维克托窒息了。

这不是罪恶感的问题。您知道吗,我们两国是世仇,是八辈子不和亲的好冤家,天塌下来也别想让我们两国民众对彼此说一句好话。

现在真妙,两个国王上了床,干得天雷勾动地火沧海换了桑田,这种连国人同人大手都搞不出来的拉郎配,发生在了实际中。

真绝望。

更绝望的是,邻国国王,今天刚成年。

我们要改制度我们不能让未成年登基!!维克托疯了,天哪你懂吗我跟未成年人——

而且是个看起来盐且平凡实际上帅到哭性感到爆的未成年人。

……这不行,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男孩子,性格跟我超级配就算了身体还超契合的。

但他是我的宿敌啊!

对面的胜生勇利国王陛下终于穿好了衣服,感谢神明,维克托昨天就做了一次,完全不过火也没留吻痕——以至于胜生勇利抽出剑的时候还神清气爽镇静自若。

“您好,维克托国王。”他说,“请和我开战吧!”

“……”

所以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契合我心意的拥有无限新鲜感的宿敌啊!!!





可能有后续。
他们两个国真的没有人出同人本,因为都是自家国王的毒唯,巴不得尽快掐死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