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醉

不知名的一秒删博相声手,吹勇专家。

【维勇】要相信你丈夫的盛世美貌不要突然暴毙

→依旧是自行认领。
→吹勇极致,请小心。


  尤里:“维克托。”

  尤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快过来我靠啊啊啊啊!!”

  被呼唤的维克托选手停止滑行,眨眨眼睛露出一个迷茫的神情——我们人民的好尤拉奇卡上次这样认真呼唤他的名字,还是在差点把他腰踢断的那天呢——所以你可以知道这事情有多么不可思议,而且尤里用的还是几乎慌不择路的语气。

  他刺溜一下滑了过去,“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全冰场都仿佛被the world,共同露出像尤里那样惊悚的呆滞的表情。

  米拉从喉咙里冒出一声感叹,“天哪……维恰!”

  ……做、做什么。不能因为我丈夫去拍广告了你就这样喊我,他会生气的你知道吗姑娘。

  对的。上面那句话非常不错。“胜生勇利去拍广告了”这句话并不再是假命题了。

  更明确地说,这个要求还是他提出来的。

  就因为维克托提了一句戒指,他的小丈夫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什么“我明白了我会努力还款的我现在就去接广告!”然后消失了一整天。

  ……不是!不是的哇亲爱的!我的意思是我想再买一对儿戒指换着戴呀!!

  即使结婚了,也有些时候会疯狂彼此误会呢。

  当然这都是惯例的前情提要,并不是说维克托想他的日本王牌想了一天,也不是说今天晚上听说勇利还是会来冰场接自己而开心……!

  这什么情况。维克托意识到自己先是倒吸一口冷气,然后露出了跟尤里一样的表情。

  “……勇,勇利……?”

  一下子控住全场的aoe发送者对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脸,是、是很帅没错但是但是!“她们说我这样会更符合广告的要求。所以,会很傻吗?”

  那可不是傻的问题。 维克托快昏厥了——

  很明显地可以看出,胜生勇利那自然生长的眉毛和头发都经过了修整。不知道化妆师撞了什么邪,她们把日本青年极具特点的八字眉疯狂改造了一通,眉弓被高高提起,末梢非常“胜生勇利”的粗犷的线条也倏然变得细长而锋锐——这使他呈现出一种不同于亚裔温润气质的硬朗和英姿勃发,望过去几乎刺伤人的眼睛;而他经过这一年的蓄养而及肩的黑发绑成一束,露出额头和和化了妆的脸庞,配合着西装,英俊得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我长相挺平庸的,但这样装扮一下,”胜生勇利吐字温吞,“应该也能见人了吧……?”

  噢。

  当他说话的时候,维克托总算明白那种“不可思议”感来自哪里,也明白米拉的感慨了。

  ——这种侵略性的美貌,完全不同于胜生勇利平日那种柔和的感觉,更像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手”,或者是“EROS”。

  当然。重点在这里吗?不在啊。

  重点是——我丈夫为什么怎么看都妙不可言?是我情人眼里出西施吗?!维克托先生,毫无自制力地沉醉在了,“这是我的爱人他这么好看但他是我的,我跟他结婚肯定是三生有幸八辈子积德”的迷弟情绪里。

  而听到“长相平庸”的时候,成熟了许多的天才小先生没再口出恶言,只是表情空白了一下:“……胜生勇利,你给我有点自知之明吧。”

  天知道有多少维克托迷妹转成胜生勇利女友粉啊。死不承认的原维皇粉尤拉奇卡,每天都在纠结“胜生勇利的色气怎么回事我已经转粉了吧?”呢。

  胜生勇利笑了一下,赤色的眸子差点把人溺毙——苍天啊谁给他戴的美瞳也太性感了吧?还有谁选的口红色号你们都是勇厨吧太妙了!——“只能说是妆画得好啦。都比不过维克托好看啊。”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掉血的花滑帝王捂着心口跪在了冰面上。

  人间杀器胜生勇利!

  


Fin!!!
算了,完了。
口红是男士用的,暗色调,不妩媚也不娘,勇利在我心中是帅哥,不要用这种词。
  
  

【维勇】 同居人既是我的前男友还是特工还是……?!

→非常厉害的勇厨幻想。





极有可能,今天便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忌日。

他呆滞地握着手机,对面的尤里在不耐烦地叱骂了一句之后继续话题:“……所以,你们俩是本次任务的搭档,懂了吗老头子?”

自认为十分耐心地等了十秒,尤里听到维克托传来一个微弱的“不”。

“哈——?”

“不、不对,”很难想象这位金牌特工也会发出这种绝望的低声咕哝——噢,听起来竟然跟马卡钦吃不到东西时一样,尼基福罗夫果然是大型犬吧?——他听起来仿佛在哽咽,“哪里都不对……”


“胜生勇利,怎么会是,特工啊?”


这剧本谁会想到。维克托快疯了。

什么玩意,是说我和他还没成为彼此的EX之前的回忆都是假的喽?他说的什么情啊爱啊根本不存在?一切都只是双方狂飙演技而已……?

——八百米长刀杀人了!要给涌上来的无数虐梗吃到内伤了!!回忆往事连什么如胶似漆蜜里调油都能品出三分刀了啊!!

维克托从沙发滑落到地板上,他心想这一点都不公平,我都为胜生勇利从同人惯例的冷酷无情人设变成一个谐星了,而这小混蛋竟然很有可能是在骗我!

唉,维皇,命运是讲究善恶终有报的。

当初维克托您装作醉酒抱着路过的男孩子撒酒疯时,心里也只想着任务吧——任务对象不巧是个变态,钟情于NTR别人的男朋友,刚刚换了张脸造了个假身份的维克托决定挑个老实人下手。

万万没想到,看起来很老实的路人小哥哥是名叫胜生勇利的天神,把潜伏到他身边的维克托迷得心都巴不得剖给他,任务都推迟了半年才下定决心去做。

……当然了!做任务就意味着要跟对方分手,这怎么舍得!!

给自己的男友戴绿帽果然是会遭报应的,做完任务的维恰,不负众望地被千里追杀,又不负众望地被胜生勇利救回了家。

用的是“雨夜被犯罪分子砍到要死的正义卧底警察”的身份。

妙极了。这狗血情节都过一遍了。胜生勇利还会当着他的面不好意思地怀念“前男友”呢。还会惆怅地看着他说“你跟他很像”呢。

维克托垂泪,维克托暴哭,维克托亘古巨冤!

就这么事情还没完,你告诉我这个勾走我魂儿的小哥哥是个特工,现在我们俩要合作做任务啦,……这谁开心得起来?!

感受不到他的绝望,那边尤里啧了一声,“你在听吗老头?我刚刚说到那猪排饭的病……”

什么这,这不可以,维克托迅速爬起来,“什么我勇利怎么可能有病?”

胜生厨啊你,“他天生拥有一种能力,在我们内部也很有名的,没听过吗傻子?”


胜生勇利拧开门锁进来时,看到的便是维克托对着他微笑的模样,他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眼睛停留在对方的手腕上。

——那上面爬着的狰狞伤疤,与两个月前同他分手的“男朋友”手腕上的那个,连位置都如出一辙呢。

“他拥有超忆症,也就是说——”

嗯,不愧是维克托,即使翻了桌子上的东西也超完美地复原了啊。虽说那个盆栽左移了半公分。


“他能记住从出生到现在,每一天每一刻他所经历的事。”


维克托:“……不玩了,GG。”

完蛋了吧。这恋爱,谈不下去了。





想写长篇但是,算了。
勇利那个病现实中有真人的。

【维勇】食物事故

→无脑。





维克托热爱挑食。

“不吃花椰菜,不吃胡萝卜,也不吃用水煮过的青菜。而且基本上不吃水果,只有你把它们切好了,他才会吃。”雅科夫在冰场下跟胜生勇利如此交代。

“他能活这么大,要谢谢维生素片给他的一条命。”

尤里路过听到,冷静地瞥了胜生勇利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哪这简直要人受宠若惊了——笑了一下。

“连咖啡都会抱怨着喝下去的成年人,”俄罗斯幼虎的微笑里充满了“他怕不是个傻子”,“垃圾,退出斯拉夫人种吧。”

好,好吧,我们尤拉奇卡从这上面找到了全然的优越感,差点把维克托老底都兜出来嘲笑。

尽管一众俄罗斯人都来作证,可作为一个粉丝不太容易相信这种事,“可是他拍广告也看不出……”

什么,胜生先生。您以为他都拍什么广告啊。

那些奢侈品广告里,那些纸醉金迷的海报里,你什么时候看见他吃健康食品了啊。

是的,是的,胜生勇利意识到这是个大问题。在乌托邦胜生里,这个人饮食就不太规律了。虽然他不熬夜也健身,但你没办法说尼基福罗夫先生是一位活得很健康的男性,毕竟他有点酗酒的爱好。

可能偶尔也会吸烟?违禁品是绝对不会碰的,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沉醉女色?

……啊,不对,话题不对,他又不是斯○克,也不是布○斯,再说这二位比他熬夜严重多了!

总之,要怎么解决维克托的挑食问题呢。

胜生勇利根本与“贤妻”扯不上关系,他并不如诸位想的那样擅长做饭,来到圣彼得堡后,他先是一个人住,桌子上最常摆的是外卖的盒子。

下厨是不存在的,他有很大几率会把锅底烧穿。

唉,要他eros可以,要他做饭,并且做能让挑食维克托下口的饭,非常难了。

“勇利,是时候到我家来住了吧?”

面对着如此询问的男朋友,岛国王牌只好心虚地给我们顶顶可爱的维恰一个亲亲,一边答应一边忧愁。

完蛋了,要过上二人请保姆的生——

……啊?等等,等等,这些妙不可言精彩绝伦的菜肴是怎么回事。

看着已经摆好盘子在对面坐下的维克托,胜生勇利瞠目结舌,胜生勇利手足无措,胜生勇利猛地站起来简直想暴夸他男友!

“没办法啊。”维克托笑盈盈,眼睛里落了一片星光,“一想到勇利会在这与我共度余生,我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了。”

“为了勇利的话,挑食也肯定能克服吧?”

……救了个命!

再、再这样下去,胜生选手就要下跪求婚了!





FIN!!!
我要苏,我要苏他。

会想写的连载

总裁维x不良黑客勇。

维克托一单大生意没了,虽然是富二代不太缺钱但心情不好,跑去喝酒。
没喝醉,喝了没几口给勇利吸引了,两个人勾搭上床快乐419。
醒来一看勇衬衫都给撕烂了只能穿他的,身上到处是痕迹,维一边痛骂自己未成年都下得去手简直变态一边颤抖着问您没事吧您还好吗。
勇很好。勇成年了。勇身上的痕迹是跟人打架打的。勇超能打。
维:???
然后勇说就有一件事不太好,你昨天拍了点我的照片……你懂得吧,我把你手机密码破了不好意思。
维一边???这孩子怎么解开的一边痛骂自己有病,明明没喝醉。
结果他就发现勇除了超能打还超会用计算机。
维:突然落泪.jpg
妙不可言!我要招聘这个年轻人!!
就这样开始过关斩将,二人联手干大生意。
但他还不知道,勇其实当初是……

总之差不多这样。
想看吗。

【维勇】超男前的小哥哥当街强吻仙女为哪般?

→是点文。不会艾特人,请自行领取?
→路人视角。

        【您有一条新动态】

  





        我可能,今天,遇到了神仙。

  先说,我是个咖啡店的服务生,留学的国人,今天本该我休息的,但有个员工不舒服请假了,店里缺人就把我喊过去了。

  ……现在想来那位服务生请假请得妙极了!这就是天命我回头请她吃饭!!

  我们店中午人挺多的,我顶的还是个前台的活,最累,所以当时心情超级不好,决定下一个顾客来的时候我要给他冷脸看我要闹了!

  然后迎面走来一个池面。

  ……我靠了。

  ……我一下子就心情明媚了!

  你们懂池面是什么水平吗?!一会等我放图,先让我用我义务教育九年的作文水平夸夸这个小哥哥!!

  小哥哥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亚裔,黑发,梳着整齐的背头,穿着黑西装。……这种搭配本来就非常要命了,而他本人更是配得上“西装革履”“英气逼人”之类的,腰细腿长条正盘靓!!……噢最后一个词可能不太对您别在意。 总之是个身材比例超级好的男孩子,穿西装非常合适了!

  他进来先看了看手表,露出一截险些让我站不住的手腕——您懂吗绝对领域超赞的。——然后他一抬眼,向我走了过来。

  ……我。 我已经死在那一抬眼的气场中了不要救我!

  有些人,远看好看,近了看更好看。

  是在说这个小哥哥。

  他没有奶油气,也不能说非常清爽阳光,但是就是很稳重很理性很禁欲的英俊感,是乍一看很年轻其实仔细看看你就发现他其实气质就是……熟男。最好看的地方是眼睛,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红酒般艳丽可可般醇厚的双眸……不行我再夸我就想嫁给他了……

  很快小哥哥就注意到我在盯他了,对着我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用英语说:“拿铁一杯,谢谢你。”

  ……你们。

  ……能想象一下吗,一个害羞的,却男前爆表的笑。 一点点不太明显的嘴角弧度,最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你。


  我差点恋爱了。


  噢,为什么我夸了这么多字小哥哥,他对我笑一下我却是差点恋爱?


  因为我是单身,但他不是。


  他不是!!!!!

  他有对象啊啊啊!!

  我正神魂颠倒,疯狂想求小哥哥社交账号的时候,他对象进来了。


  嗯。

  我可能看到了天仙。


  斯拉夫人。银灰色头发。蓝色眼睛。 男。我只能形容出这么多。

  …………因为他太好看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妙的男人,盛世美貌与男性荷尔蒙并存,动起来是大仲马笔下的基督山伯爵般的脱俗,静下来是阿弗洛狄忒揽镜自照的清丽。

  ……我不会描述!!就那种,我毕生学的赞美辞全用他身上都心甘情愿,但我面对他只能说妈的他太好看了……

  这个人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顾客的注意力,他本人大概是习惯了,微笑着摆了摆手——就直奔我们小哥哥来了。


  他。直奔小哥哥。来了。


  “都不等等我吗,Yuri——”

  ……甜,腻,嗲,黏。

  你们再想象一下。

  天仙撒娇。天仙用苏到爆炸的声音撒娇。一米八多的天仙用苏到爆的声音,跟一个比他矮的池面撒娇。

  小哥哥又摄我魂夺我魄地笑了笑,他自然地和天仙十指相握,然后温柔地说了句“对不起,等很久了吧”。

  ……我似乎听到了在场一直盯着小哥哥和天仙看的女性有心碎的声音。

  …………我正面中招,我已经死了。

  这没完。俄语一向是我听不懂搞不赢特别敬仰的玄幻语言,什么颤音大舌头音,我也不了解,听着就觉得很奇怪。

  那么我为什么要突然说俄语呢。

  因为小哥哥,跟天仙,用俄语交流了啊。

  他一边说一边乖而可爱地笑,旁边的天仙微笑着注视着他的眼睛。

  在这种闪光弹攻击下我还坚持地听了下去,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他俩的话,温柔而苏而性感,简直让我疯魔,如痴如醉。

  我们店里一个俄罗斯的妹子带着梦幻的表情给我用英语翻译了一下:

  “家里的牛奶已经没了,Vitya。”

  “好的,一会去买。话说回来,Yuri,在这里呆的时间未免太久了吧,前台的女孩子一直看着你噢。”

  “……你不要因为这种小事就吃醋。要我说,Victor可是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呢。”

  ……什么。

  ……天仙吃醋!妙不可言!

  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被点了名,还在悄咪咪地看他们。总之他们又说了几句话,但,小哥哥说着说着突然,用从鼻腔里哼出来的气音笑了一下。 就,你们想象一下!那种轻飘飘却冷淡无比的嗤笑,配合小哥哥挑起的眉梢,帅得我膝盖一软。

  只听他用英语说:“那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够发表意见了?”

  尾音上挑,饱含怒火,把天仙给弄得一愣。我都没想到天仙服软有这么这么快——他瞬间就把语调放得温和而甜蜜,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怎么样都好。

  “那行啊。”小哥哥说。



  下一秒。

  他上前一步。

  拉着天仙的领带。

  亲了上去。

  …………………………



  我疯了。

  什么这什么脚本编剧你出来这是在拍戏是不是是不是啊?!等一下等一下注意拍子二位这是大庭广众啊您怎么回事啊啊啊!!

  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他们,全咖啡馆都仿佛被时间停滞了,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们俩。

  天仙也傻了。他一动不动地被亲了大概五秒才明白过来,脸上瞬间流露出一个几乎算得上是狂喜乱舞的神态,把手直接搭在小哥哥腰上,搂着人家乱亲一通。

  他分分钟占到了主导权。小哥哥的脸变红了。

  你懂我近距离观察的感觉吗。

  你懂这种看着你超级喜欢的小哥哥被吻到眼角发红,手指紧紧攀在对方肩膀上,却还是冷静的表情,的感觉吗。

  ……我没有遗憾了。

  …………我不用活了!

  幸好他俩亲了一会就走了!还没忘付钱拿走咖啡!!不然这种限制级画面给我看我怎么把持得住!!

   虽然说天仙和小哥哥是一对。但,经历了今天的事,我深刻怀疑我之后的审美不能好了,我觉得我急需一个小哥哥这样说强吻就强吻而且长得帅的男朋友……

          可惜我没有。

          ……我没有!

  


  顺便,据我之后观察,天仙可能伸舌头了。

  ……我的天仙你不是天仙了。

  

  


END.
不用管他俩是什么身份,就是过来秀恩爱而已。

跟自己的宿敌上床是什么体验简直是精彩绝伦!



缘分,妙不可言。

以前的好友能跟你翻脸,昨天跟你上过床的人,也可以是邻国的国王。

看着这个一脸青涩,腼腆而害羞地扣好扣子的男孩子,维克托窒息了。

这不是罪恶感的问题。您知道吗,我们两国是世仇,是八辈子不和亲的好冤家,天塌下来也别想让我们两国民众对彼此说一句好话。

现在真妙,两个国王上了床,干得天雷勾动地火沧海换了桑田,这种连国人同人大手都搞不出来的拉郎配,发生在了实际中。

真绝望。

更绝望的是,邻国国王,今天刚成年。

我们要改制度我们不能让未成年登基!!维克托疯了,天哪你懂吗我跟未成年人——

而且是个看起来盐且平凡实际上帅到哭性感到爆的未成年人。

……这不行,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男孩子,性格跟我超级配就算了身体还超契合的。

但他是我的宿敌啊!

对面的胜生勇利国王陛下终于穿好了衣服,感谢神明,维克托昨天就做了一次,完全不过火也没留吻痕——以至于胜生勇利抽出剑的时候还神清气爽镇静自若。

“您好,维克托国王。”他说,“请和我开战吧!”

“……”

所以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契合我心意的拥有无限新鲜感的宿敌啊!!!





可能有后续。
他们两个国真的没有人出同人本,因为都是自家国王的毒唯,巴不得尽快掐死对面。

【维勇】黑天鹅湖

→原作背景下的十二集捏造。
→《黑天鹅湖》是当初勇利选择自由滑音乐时否定了的曲子,在此用作题目。






“那就摘掉戒指吧?”

“那就摘掉戒指吧。”





这肯定是最天真的残忍了。维克托盯着胜生勇利,他的金牌还在发亮,连带着他的汗珠一起,亮腾腾地刺伤他的眼睛。

那个在俄罗斯代表婚约的金戒指被胜生勇利摘了下来,他不好意思地对维克托笑笑,维克托把光秃秃的右手放回口袋也冲他笑笑,冰面上安静地仿佛只有他们两个存在。

可惜不是的。

尤里·普利赛提的心脏快要停跳了,脖子的银牌从来没有这么沉重,把他压到说不出话。他眼睁睁地看着胜生勇利再把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下来,由于表演服没有口袋,这个人就把两枚戒指一起攥在右手的手心,像是做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又对维克托笑了一下。

他到底在笑什么!

尤里脑子里充满尖叫,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得金牌了!傻子你男朋友还说过拿到金牌就结婚这种令人作呕的台词呢!现在你摘戒指,你,你……

看起来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崩溃,好几个记者的摄像机差一点脱手,刚刚踏下领奖台的让撞见这一幕,脸上瞬间充满了“什么?你开玩笑?这是世界毁灭了吗?”的茫然。

“喂喂喂猪排……”

尤里的话没说完,他的冲刺卡到一半,胜生勇利就突然笑了一声。他拥抱维克托,维克托也回抱他,两个人紧紧拥抱着,力道大到要勒断对方的肋骨。

他们歇斯底里而又竭尽全力地大笑起来。

胜生勇利的泪水掉得干脆而利落,他一边发出笑声一边把头埋在维克托的肩膀,用对方的西装擦掉那些朦胧的水珠。维克托眨掉睫毛上的泪滴,毫不在意地拍拍他的肩膀。

“好了,好了!”他大声说,“现在戒指也摘掉了,胜生勇利,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胜生勇利终于放松了他的双臂,他笑到开始咳嗽,震耳欲聋的颤抖的咳嗽声几乎回响在整个场地里,连带着他时而的抽气声交织出让尤里呆若木鸡的音乐。

噢,天哪。要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我疯了。尤里呆滞地想。

“是吗?”这个年轻人听到日本人沙哑着嗓子说,“就是说你同意我那天晚上说的话了?”

“我没说那件事,”刚刚笑过的花滑帝王把表情调试成一个完美的微笑,“你以为呢?你真认为我会答应你那种无理取闹的条件吗,我的学生?”

他的学生低声“噢”了一句,维克托拉过他的手摊平,亲亲他留有戒指印记的掌心。他又伸手拿过对方胸前的金牌,把它贴在自己的心口,叹了口气。

“不过那之后的请求,看在你超越了我的记录的份上,我可得答应你了。”他说,“我觉得你应该是不喜欢这个结果的——没有隐退反而跟我同台竞技?但是,唉,你都把戒指摘了,你不喜欢也得喜欢。”

这么“维克托”的台词足以让胜生勇利重新振作起来了,他又像个傻子似的笑了起来,“原来你说这件事……”而尤里也终于能平复心情,问出那句可能全世界都想问的话:“……你们两个混蛋到底在讲什么?”

维克托拉着胜生勇利的手冲他眨眨眼睛,“把订婚戒指——好的,亲爱的,护身符,护身符——换成结婚戒指的事啊。”

不不不你们可不是这个架势!俄罗斯幼虎瞪着眼睛,这两个疯子难道觉得他很好骗吗?

可是,可是,维克托还真的不说假话——下一秒,他跪在地上,对着有点吃惊的胜生勇利,无视了旁边吃惊到惊疑不定的尤里,带着泪珠哈哈大笑。

“我只承认拿到金牌就结婚这一个承诺,勇利。现在,兑现诺言吧!”







END.
没有后续,没有的。

【维勇】谈资空泛

→我又来人设颠覆。





维克托最不会最不会秀恩爱。

看着他明明枝繁叶茂,却唯独在情感上荒芜一片的SNS,绝对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呢?”克里斯托弗说,“你明明在去年那个时候跟一个金发女郎交往了……”

但这个自拍狂魔的SNS上却连那个女孩子半根毛也没有!

维克托一脸虚无缥缈——什么你问这是什么表情?这只能通过克里斯茫然的表情来猜想了——地说道:“因为没必要。”

恩爱为什么要秀呢?没有必要的对吧日本盐王胜生……

不,对于胜生勇利来说,很有必要。

跟维克托交往,是胜生勇利人生上里程碑般的伟大事件!

所以,在他和维克托交往当天,胜生勇利打开了SNS,狂发了几十张维克托的照片,全部都透露出“你们快看他是我男友了他真好看”的狂热粉气息。

……披集“emmm”,披集欲言又止,披集决定连同季光虹给他点赞。

从那之后,连根草都没有的,胜生勇利的SNS,就充斥了五联霸先生的身影。

尤里呸了一下,“你为什么要滑冰时也拿出手机!”

“这时候的维克托最美了……”

拉倒吧胜生勇利!尤里冷酷地看着他,最终看在对方带来的皮罗什基上,同意在另一个角度帮他拍照。

“就这一次,一次啊!”俄罗斯幼虎嘴硬地说了一句,很快就进入新手模式,“……天哪这东西这么糊你这家伙怎么拍到的……”

真正的粉丝啧了一声。

“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吧。毕竟是维克托。”

……无辜被盐的尤里暴起给了胜生勇利一个脑瓜蹦。

可,内敛的日本人都快热情似火了,维克托还是不秀恩爱。

“我不理解。”维克托忧伤地把他的男友抱住,这个人刚刚拍了一张他维恰的侧脸,正在专心致志地发图,“我不理解,勇利。”

“这是很平常的事。”

胜生勇利点击了发送键,他直视维克托的眼睛,那种让维克托面红耳赤的凛冽的英俊又出现了。

“我跟维克托交往了不是吗?”他说,“我需要标明所有权啊。”

……啊,能在这种直击心灵的台词后面对维恰追加亲吻攻击的,只有胜生勇利一个吧。

他好帅我想日他他好帅!这种盐之外的反差帅真是太棒了!即使昨天晚上他说着“不能荒淫无度”所以拒绝了我!!

维克托被胜生勇利亲得晕晕乎乎,已经不自觉地撩开了他男朋友的衣服下摆——好吧,被岛国的ace轻轻拨开了手。

胜生勇利脸已经红透了,但神态还很自然,“所以。”

所以?您想要什么?美津浓我都敢买给您!

“维克托为什么不肯发我的照片呢?也不怎么说我是你的男友这件事。还敢摘掉戒指。”

……花滑名将噎住了。

……而且他男友肯定说了“还敢摘掉戒指”这种黑帮大佬的威胁台词吧!编剧你拿错台本了!

“就……”他说。

“Em。”

维克托艰难地组织语言,最后他叹了口气。

“怎么能把我的爱人给别人看?”他说,“勇利是我的宝物,我才不会让给别人。”

行吧。最强饭撒。

胜生勇利濒临晕倒了。







FIN!!!
写雄勇比写盐勇来劲啊(您,ooc。)

只发图,要转载要截图随意,明天就删

半夜里去翻了图中这几位的微博,真把我恶心到了。先说虽然我是勇厨,但yoi里每个角色我都喜欢,而且我挺喜欢尤里的。但你们这些所谓粉丝的拉踩,简直是脑子有病。
别给我讲圈地自萌,我表明态度,维勇不逆拆,谁敢这样说胜生勇利和维克托麻利儿取关。我刷yoi标签的,见过的踩黑勇利的维尤都拉黑了,就这么偏激。
我想说我是理解其他cp的,各位存在即合理,但前提是,不是这种垃圾粉丝。
行,跟她们差不多的所谓“尤里粉”快点拉黑我吧,不然我要拉黑你们了。

听泉:

来挂某些人的。只发图,图有点多,也乱,还不是全部。看得懂就看,不想看的就过。


解释一下:这些骂人的本质小毛粉,小毛中心凹小毛,拉攻踩攻骂角色。有的是吃勇尤然后骂勇利猥琐男,有的吃维尤骂维渣男骂勇利碧池小三,不吃奥尤骂奥塔。另外她们还会和滑黑一起黑滑黑勇利黑维克托,有的会挂勇利或者维勇头像,买过维勇本子,买过官方圆盘周边,还会吃维勇维的粮甚至会产粮。某人WB上说她买过维勇本子就是为了看碧池勇利。所以,不是看上去是维勇粉她就真的是维勇粉,挂着勇利、维克托头像的也未必是勇厨、维厨,买维勇维周边的同样未必是维勇维粉。某个维勇太太就和她们混在一起。这位太太就挂在下面,wb上的梅雨放晴。


表达下我的观点:小毛粉确实不是个个都如此,但以下这样的小毛粉确实存在着,她们对角色的恶意我无法接受。我更希望所有粉在粉角色的时候不要对角色发泄怨气。我挂人是因为这些粉的行为不当,这样的现象也持续已久、看不出改正的迹象。我并不针对动画里的小毛。但这样的行为确实应该被谴责,并且为我们所警醒。










































最后这是wb上的梅雨放晴,lof上的樱坂太太

【维勇】Alphabet?Alpha,bet!

→不是ABO的勇厨妄想。




胜生勇利非常雄。

作为他的男朋友,维克托甚至会感恩命运——天哪你要知道胜生勇利超会撩的,但是我竟然泡到他了,这岂不是上天的眷顾!

没办法嘛,胜生勇利真的是个不得了的男孩子。

自从他来到圣彼得堡,上冰场前摘眼镜听到一片抽气声就是日课了。

“讲道理,”米拉神色凝重地说,“维克托,你的魅力比不上勇利。”

……这,我不是,我没有,我也不想的啊??!

不过这的确是事实。

看着远处在冰上漫步的胜生勇利,维克托发现自己的心跳不容置疑地快了起来。

胜生勇利没有把头发梳上去,他红棕色的眼睛有一点被头发挡住,在阴影中显出冷峻而锐利的色彩。他自由地舒展双臂,身体线条看起来并不柔软,甚至有些硬邦邦,但是——

“勇利为什么这么帅啊……”

维皇哽咽了。

等到他跳完一组四周跳开始休息,维克托又看着自己男朋友的脸开始哽咽。

“……你一定是神吧勇利。”

大概在十米外滑行的尤里警觉地看向他那边,随时预备着逃离秀恩爱现场。

唉,唉,胜生勇利太雄了。

维克托被他揽着腰跳女步,对面的青年神情自在,毫无波澜的眼睛直视着维克托,让我们维恰恍惚间忘掉自己还是个攻。

尽管只是编舞找灵感但他跳男步好帅!天哪我想让他盐我!!没有人能比他更英俊了哪怕是我也不能!!

维克托尖叫,维克托摇旗呐喊,维克托作为胜生勇利的粉头,想睡自己的偶像。

睡完然后我就求个……

他没想完这句话,面对着街上突袭的女粉丝,胜生勇利抓住了他的手,皱起眉头。

“对不起,不可以。”他说,“维克托是我的。他是我的爱人。不可能让他跟你接吻的。”

……啊。

救命。

维克托捂住嘴,终于把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

胜生勇利一定是神明!





FIN!!!
alpha一般是指很有男子气概。